昭葉

臺灣人🇹🇼

【愁湊|東京灣大華火祭】

→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夏天就是要看煙火啊不然要幹嘛。

→雖然是這麼說但看煙火完全不是主軸。

→好啦,準備好就往下看吧。

  起因是如月七緒的一句話。


  上了大學後,弓道部的八人中,竹早靜彌、鳴宮湊和小野木海斗留在東京,如月七緒和山之內遼平去了千葉縣,女子組三人則各自上了不同的縣市。


  那次是七緒一聲不響突然就搭著新幹線到東京來,然而正好靜彌和海斗出去外縣市做教授出的作業,只剩下湊一個人迷迷糊糊被叫出來陪對方吃午餐——再順便聽他抱怨那兩人居然就這樣拋下他一走了之云云、又聊到他之前和班上的女生去了學校附近的河堤處看人家放煙火,雖不是正式的煙火大會但氣氛也是一百分...

【愁湊|魔女的聚會(上)】

→架空設定,一樣角色屬於原作、OOC屬於我。

→魔女湊X神之子愁

→一切都是出自阿嬤想看正太的糟糕慾望。

→豪,準備好就點開ㄅ。


  湊是在北方一個瘟疫肆虐的小村子裡撿到愁的。剛好是大地回暖的春季,上個季節裡連綿不絕下著的雪已經消停一段時日,但四周仍是雪白一片,而積雪的較淺、已經融化的差不多的地方裸露出光禿禿的褐色地面,是偽裝在純潔之下的醜陋,穿著長靴的腳踏過那些地方,青年低頭注視幾秒,最後伸出手在地上輕點一下,青綠的草突然長出,像他眼瞳的明亮顏色,生氣蓬勃。


  那雙眼離開了地面,回頭環視這個村莊——只有十來戶人家,每棟矮房都又小又醜,有些抵擋不住厚重積雪的茅草屋頂已經塌了...

【愁湊|桐先的情人節大型混亂現場】

→這是一篇欠很久都快欠到白情的情人節賀文。

→標題沙雕內容也沙雕。

→我只是想寫被女孩子追著跑的愁總。

→一樣OOC突破天際。


  冬季的早晨很安靜,他醒來時正好是窗外陽光一點一點打上臉龐,輕薄的白紗窗簾隨著室內的氣流晃動。昨天剛下過雪,接下來兩三天氣溫會比平時低上幾度,只是此時房間被暖氣籠罩,一點也感覺不到外頭到底有多冰天凍地。


  從被窩裡坐起身的少年只穿著一件薄薄的條紋上衣,似乎是有些短了,挺直了腰桿時微微露出腹部,不過他也不在意,拿過衣櫥裡的校服後就往浴室走去。藤原愁的習慣是在早上淋浴,他出了浴間時已經換上了桐先制服,只剩下那頭蓬亂茶髮有幾縷就著水滴貼著臉部。...


【愁靜】藤原愁不喝咖啡

→咖啡師paro,私設滿滿,小富老師和雅貴友情客串。

→持續OOC我對不起社會大眾。

→繼續試水溫&我很努力地試圖想寫愁靜了但CP感真的很微弱。

→好啦,準備好就往下看吧。


  認識藤原愁的人大多知道他喜歡紅茶,就像少女漫畫中那些高雅的貴公子,會在學校的露天花園裡安安靜靜地喝下午茶,可能旁邊還有玫瑰相襯什麼的。而和他有點交情的呢、比方說高中部活認識的友人們,都知道藤原愁不喝咖啡。


  沒錯,不管是Latte、Espresso、Cappuccino,只要加了任何一點咖啡因在內,他都不喜歡。這點曾拐著人去咖啡廳參加聯誼的菅原兄弟有切身經歷,還記得那家店是女生們挑的,一直到...

【藤原愁中心|微愁湊】鳴宮湊之於藤原愁

→角色屬於原作、OOC&私設&表姊皆屬於我。

→試水溫抓個性,主要是動畫黨,小說緩慢啃食,求鞭小力點。

→好啦,準備好就往下看吧。


  彼時藤原愁還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貴族少爺——當然現在還是、但多多少少沾上了像是章魚燒那等世俗玩意兒的氣息——而出現在他面前的鳴宮湊是個與寧靜的市營弓道場格格不入的大型煙花,灼痛他的雙眼。


  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男孩了,第二堂課開始他就能瞥見小小的身影站在道場外面探頭探腦,深怕被這裡發現卻又想看。


  『好吵的人。』也好沒禮貌啊。


  小少爺仔細打量著這個聒噪地和西園寺老師交談的孩子,黑色的、看起來刺刺的頭髮,翠綠寶...

©昭葉 | Powered by LOFTER